《人妻诱惑 前两季》免费全集下拉式观看&(无删减)(最新韩漫)(嘿咻漫画)

2022-11-24 11:29:13 来源:
韩漫免费全集完整版阅读=安全无修剪最新章节,正品VIP优质资源无弹窗无广告免费在线观看! 完结+番外+实时更新+无遮羞+高清+永久会员+(完整+无删减)全章节漫画!
 
【收藏此网页】下次进入时点击网址即可在线看漫。 热门漫画推荐:
《人妻诱惑 前两季》 《健身教练》 《假戏成真》 《临时家教》 《勇者生涯结束之后》 《N.E.R.D秘密组织》 《甜蜜的逃亡》 《怪物学院》 《侍应生》 《我同学的取向》 《妖精男友》 《圈套》 《复合的躯体》

 

 

 几点了?”
 
陈一天站在她床前,俯下身子,看了看她,又扭头看了看窗外,天上有光,地上有雪,很多人守了夜,街上鲜见有人活动。
 
“七八点吧!”
 
于乔仰面躺着,陈一天的下巴暴露在她视线里,因为又高又瘦,陈一天的喉结特别明显,胡茬也特别明显,连着腮,漫延到耳根。
 
迎着阳光,只看这个角度,不像是20岁的少年,颇有沧桑感。时光的海市蜃楼让于乔提前看到了陈一天40岁的样子。
 
陈一天从阳光中转过头来:“醒醒吧,年已经过了!现在不是1998年,是1999年了!”
 
于乔眨眨眼,没明白陈一天的意思。
 
陈一天外表疲惫,但神色很放松,他绕着病房走了一小圈,伸了个懒腰,又对于乔说:“还懵着呢?你睡了多长时间,你自己知道吗?你睡了一天两夜啦!”
 
于乔默默看着他,他转了个身,于乔视线内是他的一侧手臂和后背。浅灰色毛衣,纯色的,不带一点装饰,但是用料感人,肯定是纯羊毛的,手肘处由于摩擦有点起球。
 
等陈一天再走到于乔身边时,趁他双手支撑床侧,她伸出手,帮他把显明的两个毛球摘下来,随手一丢。
 
俩人对视,都笑了。
 
没想到于乔这么早醒,陈一天去医院食堂找早饭。
 
等陈一天拎着馒头、鸡蛋、小米粥回来,于乔还是同样的姿势躺着。
 
她是真觉得乏,两天来尽是消耗,血槽已经快空。
 
又只喝了水,几乎没吃东西。
 
陈一天摆碗筷,把塑料袋里的小米粥轻轻地倒进饭盒里。
 
于乔闻到食物的香味,才翻了个身,看到自己脚上的红袜子。
 
又顺着往上看,依次是:红衬裤、红腰带、红衬衣。
 
红腰带是线织的,上面还有黄色的字,绣的啥看不清。
 
“谁给我穿的?”
 
陈一天在布置早餐,头也没回,说:“还能有谁?我呗!”
 
于乔又看了遍:红袜子、红衬裤、红腰带、红衬衣。穿得不太利落,裤子有点拧。
 
“你睡得太沉了,我那么搬腾,你都没醒!”
 
这一身红是陈奶奶准备的,她嘱咐陈一天,一样是过年,别人都穿,也给于乔穿上。
 
“另外,你不能再胖了,这套衬衣,奶奶特地买大了一号,给你穿都费劲,给我累了一身汗。”
 
于乔又笑了。
 
于乔鼻子还是肿的,可是不像前天晚上那么触目惊心,她已经适应了没有鼻子,不能用鼻子呼吸的身体构造。
 
这两天她都是张着嘴睡的。
 
所以封印一启,她首先感受到的,不是饿,而是渴。
 
嘴唇干得快成咸鱼了,所以她不客气地喝光了两份小米粥,先解了渴……
 
※※※※※※※
 
按照医院的正常程序,塞在鼻子里的止血纱布7日内要拆除,或者换新的。
 
但是于乔情况特殊,春节长假,医院也没有专家坐诊,日常检查、开药都是大个子医生,他待人细心,待事粗放,跟于乔和陈一天说:“多挺几天再拆,因为我担心……”
 
再无需多言。于是,于乔顶着一张整容脸,完完整整过了一个年。
 
春节一过,城市再次焕发生机。
 
走样访友、花压岁钱、朋友聚会、K歌麻将……各种休闲娱乐活动,把城市骨子里的沉郁掩盖得严严实实。
 
大年初二,于乔状态大好,最近的两顿饭,陈奶奶已经酌情加量送来,可陈一天还是没吃饱。
 
二人就着床头桌子吃完晚饭,于乔摸着肚皮,躺回床上。
 
陈一天乖乖地去刷筷子、收拾残局。
 
真应了一句俗语:春节是阖家团圆的传统节日。
 
可惜所谓的“团圆”,于陈家祖孙和于乔而言,只在电波里。
 
于香在电话里知道了于乔遭遇的险境。陈奶奶接的电话,她知道的情况与当事人于乔和当事人陈一天相比,就显得简约而平淡。
 
陈一天在电话里知道了陈母不在国内。年前就出了国,出去做什么、和谁出去的,皆没有明确交待。陈一天接的电话,本来酝酿好的借钱的事,听到电波里陌生的语境,也就此打住了。
 
陈父给家里打过多个电话,关心于乔的治疗进展,也关心他的母亲和儿子……
 
但最后一次通电话,陈父给了陈一天明确答复:于乔手术的钱,不能由他出。此其一。
 
其二,他也没有那么多现钱,他的生意要铺货,押进去的钱一次比一次多,回笼资金却是个缓慢的过程。
 
所以,他可以保证陈家祖孙的日常开销,顺带把于乔日常医药费也管了,但是,手术这一项,他不想管,也没有能力管。
 
陈父在电话里说,就算于乔要做手术,“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也应该由于香和于乔的爸爸来做决定,钱的问题,应该由于乔的父母想办法。
 
入情入理,说得陈一天没脾气。
 
空寂的水房里,只有陈一天自己。
 
他春节前没有理发,这几天没有好好吃饭,也没有好好睡觉,人似乎瘦了些,头发长得疯。
 
他把碗筷胡拉进水槽里,打开水龙头,看冷水冲进碗里,打个旋儿,又溢出来。
 
油星子和酱油被冷水冲散了,溢在水面……
 
他站在那里,许久未动,头发长了,遮住了眉毛,任思绪发散。
 
头顶的灯只照到他的鼻梁……
 
怎样的境遇,能让一个20岁的少年惆怅至此。
 
☆、摇摇摆摆摇向前-29
 
陈一天洗好碗筷,回到病房时, 发现屋子里有两个人。
 
于乔坐在床上, 床尾摊着一件男士羽绒服, 来访客人是于乔的同学。
 
陈一天见过。去学校接于乔时见过, 上次薛老师带同学们捐款那次也有他。
 
过了一个年,包括像是长高了, 脸上的婴儿肥略有收敛, 眼睛还是圆圆的, 亮亮的,带着殷实家境和良好家教的痕迹。
 
两个孩子聊得正起劲儿,于乔闷着鼻子说话, 但谈兴很浓,她太久没有和医生、护士和陈家祖孙以外的人说话了。
 
陈一天已经调整好情绪,水房的愁苦已经在他脸上荡然无存。
 
包括同学很有礼貌, 打了招呼。对于乔这个高高酷酷的哥, 包括始终有点崇拜而不敢接近。
 
打完招呼,聊了几句拜年的吉祥话, 包括要告辞。
 
于乔显然没聊够, 倒不是多留恋这个关系要好的同学, 她留恋的, 是医院以外的世界, 和不生病的生活。
 
陈一天看出来俩人还没聊够,就站起来,穿起自己的外套, 边穿边说:“我送你同学,顺便,吃个烧烤。”
 
于乔喜欢吃肉,她回东北以后,尤其喜欢东北的路边烧烤,说肉块大,一串顶江苏三串。
 
看包括和陈一天都在穿衣服,于乔就有点坐一住。
 
“看什么看?饺子有40个吧?我就只吃了8个,剩下的全让你吃了。拆骨肉我一口没动,碗里的蒜酱都被你蘸干净了!我根本就没吃饱!”
 
他说的全是事实,最后一句,证据尤其悲愤,义正严辞。
 
于乔试探地问:“那我也去送吧?”
 
包括眼睛一亮,也看向陈一天。
 
陈一天有意把沉默拉长三秒,说:“你先别穿衣服,我去请示一下护士。”
 
不知道陈一天咋跟护士请示的,护士同意了。
 
于乔、包括、陈一天,三个人一起出了医院。送包括回家之前,三人要吃顿烧烤。
 
大年初二,哪有烧烤卖的?!
 
他们忽略了这个问题。
 
只好踩着嘎嘣脆的冰雪路面往包括家的方向走,边走边找。
 
陈一天和包括一左一右架着于乔,于乔几乎不需要迈步,人被牢牢地架着,往前移动。
 
一路上,于乔嘴也没闲着,跟包括聊着他们学校里的事,谁谁谁的期末考试成绩,几班的谁和教导主任吵起来了,哪个班换了班主任……
 
走到一个坡路,路灯忽然亮了。
 
马路上没车没人,生生被路灯映出淡淡的金黄色。
 
于乔眼尖,她屁股一沉,示意陈一天停下来。
 
三个人驻足,往坡下面看。
 
坡路是盘旋的,盘旋的坡路底下,有几户人家,原来应该是平房,后来改建,起了三层小楼。
 
一看就不是市政统一规划,应该是拆迁没有波及到,遗留下来的住户。
 
有一户一楼是横向划动的玻璃门,屋子里亮着灯,像是有人影。
 
玻璃门上,贴着几排字:四川麻辣汤、桂林米粉、锦州烧烤、扬州炒饭、炒面。
 
字是竖排的,横着读去,是“四桂锦扬炒”。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有侵权行为,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