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条漫画》~漫画下拉式免费阅读——在线更新

2022-11-23 12:34:47 来源:
韩漫免费全集完整版阅读=安全无修剪最新章节,正品VIP优质资源无弹窗无广告免费在线观看! 完结+番外+实时更新+高清+永久会员+(完整+无删减)全章节漫画!
 
 
 
热门漫画推荐:
《油条》 《健身教练》 《假戏成真》 《临时家教》 《勇者生涯结束之后》 《N.E.R.D秘密组织》 《甜蜜的逃亡》 《怪物学院》 《侍应生》 《我同学的取向》 《妖精男友》 《圈套》 《复合的躯体》

 

 

这事儿就算你不知道你不为过。那你倒是说说你跟路尘之间是怎么一回事儿?他那种人怎么可能会那么突然邀请我和你爸爸去参加典礼?”
 
萧太后说的激动了些,就好像是萧漫漫跟路尘合伙专门给他二老挖了个坑就等着他俩跳似的。
 
“你倒是说话呀!平时不是挺能说会道的吗?”萧太后气急,就差一甩袖子,一个不顺她心一个不随她意的就把萧漫漫直接拖下去三十大板了。
 
别说是萧漫漫不吭声了,吭声绝对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不是,太后,我没听明白,您的‘他那种人’是什么意思呀?合着您是觉得我是在助纣为虐?然后还要推着您往那火坑里跳是吧?”
 
萧太后不说话,萧漫漫全当是默认。
 
“不过,萧漫漫我得事先警告你,如果你真的和路尘之间有点什么的话,我是坚决不会同意的。”萧太后说着,兀自端起了茶杯。
 
萧漫漫叉腰,在原地扭圈转,一圈一圈转的看的萧太后眼花缭乱,索性别过了头不去看。
 
“就路尘那清心寡欲,非礼勿视,生人勿扰,牲畜勿近那样儿!太后,不是我说你爱胡思乱想,路尘如果真想要跟谁怎样哪还能轮的到我?就算真轮到我了,你也别指望啥,我在他那儿顶多就是一国产SUV的价!诶,你怎么还喝上了?我刚才已经提醒过你摸了狗头没洗手!”
 
萧漫漫移动神速,从萧太后喝过的茶杯边沿捏起一根嘟嘟的毛发,在萧太后的眼前晃了又晃,“我说,你年纪轻轻怎么就有阿尔海默茨氏综合症的征兆?瞧瞧,毛!狗毛!”
 
萧太后脸色微微一沉,萧漫漫把丑嘟嘟乌黑的毛发丢到垃圾桶,拿起纸巾擦了擦手。
 
“自己都已经自顾不睱了,你说你哪有那么多闲情雅致关心我们这些基层刁民的问题了?你瞧瞧,那毛那黑的落到你刷白的陶瓷杯上你都能视若无睹?你说你每天真要有那么闲,抽点打麻将的时间学学插花多好啊!你看看咱家屋里有点人气儿吗?连绿萝都能给你养死!”
 
不对!萧漫漫突然一扶额头,跑题了,“太后,我的意思是,世界正是有一群像我们这样爱好自己工作事业的人,世界才得以进步!所以,您也尽量有点儿别的爱好,别老愁心我这婚姻大事,我自己都不愁,您念叨个什么劲儿?您没事儿去练习瑜伽把多余的脂肪变成肌肉挺好!这样一来您身体也健康了,同样我也少些心思应付你这老太太稀奇没古怪有头没尾的想法和观念,这样咱们彼此都还能延年益寿,何乐而不为?”
 
萧漫漫对自己的收尾颇为满意,潇洒的一挥手,“好了,话以至此,那我走喽?”
 
萧太后轻咬了下嘴唇,这一次是真的自找苦吃了,被损了个体无完肤,最后还得不偿失。
 
“那个……漫漫,我的意思是,你俩的私人关系有待商榷。但是,这个邀请贴我已经收了,再退回去真的会有伤和气。”
 
萧太后从抽屉里拿出两张中国红的邀请贴,特喜庆地冲着萧漫漫的背影晃了晃。
 
萧漫漫一扭头,皮笑肉不笑,“太后明智。”
 
应付完萧太后,萧漫漫就直接从萧府撤离,幽静的中途接到了小人参的来电,倒是挺解乏。
 
“我姑姑举行的一年一度福邸明珠的典礼你要来参加吗?”
 
“怎么?缺舞伴?”萧漫漫一手举着电话,一手拉着双肩包的肩带,一路小跑被风推着下山。
 
任仲没说是,也没说不是,磨棱两可的态度让随口一问的萧漫漫扶了扶额头,“不好意思,有电话打进来,先这样了。”
 
“喂,雷总。”
 
“嗯。你现在在哪里?”
 
大风呼呼地刮着,萧漫漫下意识地用手挡住话筒,“我在回家的路上呢,这么晚了雷总您有什么事情吗?”
 
“你在什么地方,我去见你。”
 
额,萧漫漫停下脚步四处望了望,好像她家半山没有什么特别明显的标志,“我这边还得好一会儿下山呐,雷总您如果有什么事不妨直说,如果不急的话等明天去公司了再讲也不迟。”
 
萧漫漫后半截的话被途经她身旁拉风的兰博基尼呼啸而过的声音吞没,萧漫漫皱了皱眉,差点被撞到。
 
“奶奶个腿。”
 
“……”
 
萧漫漫嘟囔着惊魂未定的蹲下身,系了松开的鞋带,回了回神才恍然发现自己还在和雷君浩在通话中。
 
“那个,雷总,不好意思,我这边有些事情要处理一下。”
 
萧漫漫说完就挂断了电话,果然,兰博基尼稳稳当当地就在她的面前停下。
 
“萧姑娘好。”
 
萧漫漫略微一俯下身子,瞧着驾驶室上带了无边框近视眼镜的宫若。
 
“我还以为这是谁家不懂礼貌的小孩儿,出门开车竟然路都不看清楚就直踩油门。”
 
宫若发挥演技,无辜地两手一摊,“抱歉,刚才我忘了戴眼镜。”
 
那你怎么出门没忘了带脑子?怎么没把自己给丢了啊!不过萧漫漫没敢这么说,要是换作任仲的话侃侃两三句倒还可以,但是宫若不行。
 
“既然也没真的撞到,那我也就不向你索赔精神费务工费等费用了。那么,再见!”萧漫漫皮笑肉不笑地对着宫若一抬手,头也不回地就走了。
 
“你一个女孩子家一个人走夜路不安全,用不用送你一段路程?至少到一个你可以打的到出租车的地方。”
 
宫若在身后穷追不舍,萧漫漫忽然灵机一动,他好像说的有理。
 
萧漫漫抬脚上车的时候才发现,这哪是座位呀,一个个包着无尘布,简直……
 
宫若坦然自若,大手用力一扯一切就把车都恢复了原样。
 
“你有洁癖?”萧漫漫不禁避嫌三尺地皱起了眉头,仿佛有洁癖的那个人是她自己!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有侵权行为,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