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漫画〈羞羞漫画韩漫登录页面免费入口〉全文免费阅读~在线更新

2022-11-23 12:16:06 来源:
最近很多漫友问:《羞羞》漫画哪里可以看?带着大家的期盼网搜到一款无删减韩漫神器!详情如下:
 
 
 
《羞羞》~略带青涩的漫画,干净清新的画风。文章有详有略,内容生动具体与形象语言的描绘,使读者仿佛置身于梦境一般,剧情语言朴实而含义深刻及耐人寻味,情节更是精彩曲折及妙趣横生,令读者爱不释手~是广大读者心中的一本清新秀逸漫画著作!

 

 

  神不知鬼不觉,他恋姐成癖,自己不需要担忧她会落得如自己今日这般下场。有皇帝护着,她一生无忧。
 
只是我的初晴,我此生唯一的遗憾,是拥你五年,却还没来得及娶你做我一生的妻。
 
大手渐渐无力,骤然滑下,砸到地面微微轻弹,然后,再也没有了然后。
 
“不——赫尧——”
 
那般凄厉的呼喊啊,她一生的歇斯底里都在那一天耗尽了。
 
可是不管她怎么呼唤,怀里的人再也不会用他那双宽厚的手掌抚摸她的脸颊,再也不会了。
 
“啊——”
 
她的眼泪肆无忌惮地流淌,他的尸体在她的怀里慢慢冷却,外头的兵戈声不知道停了多久,谁输谁赢,早就没有了悬念。
 
赫尧,赫尧,你英明一世,千不该万不该,遇上了我,坏了你的一世英名。
 
若你死在战场上,你的功绩值得流芳百世,可你不是,你死在了我的怀里,不管真相如何,外头那些无知酸儒只会笑话半生英勇,却折在一妇人之手。
 
这一生,就是流干我的泪,哭瞎我的眼,终究还是我容初晴欠了你的。来世,千倍万倍,你来取去,我无怨。
 
腹痛愈来愈痛入骨髓,什么东西在汩汩流逝,一去不复返。谁在我的耳边惊呼,谁跪在地上哭泣,谁的脚步来来回回地走动,我听不见,我看不到。谁想要将我们分开,不可以。咬了谁的手,打了谁的肩,我不知道。将我们分开,不可以。不可以。
 
皇帝站在门口,看着满地的血,只觉得整个头都眩晕了。
 
鸠酒只会吐血不会流血,那满地的血,那刺痛了双眼的红,是他珍而重之的阿姐的。
 
“阿姐?”他慢慢地走过去,他没有一刻像那个时候那样的恐惧,他多么怕,那抬起来的眼眸里,会有刺骨的恨意。
 
如果是那样,他该如何对待他的阿姐?他该如何是好?
 
他从来一无所有,上天唯一给他的仁慈,就是让他有了阿姐。如今,他有了全天下,就要拿阿姐来换吗?凭什么!那是他的阿姐啊!
 
对初晴而言又何尝不是如此呢?
 
她已经失去了赫尧,难道要连她最重要的弟弟也一起失去么?
 
可是她该如何面对她的弟弟呢?
 
她没有来得及想这个问题,没来得及看他一眼,或者说,她更害怕自己看向他的眼眸里会有烛骨的恨意,那样让她情何以堪?
 
剧烈的疼痛,一天的体力耗尽,所有的黑暗铺天盖地地袭来,所有的知觉瞬间抽离。
 
“阿姐!”
 
昏昏沉沉,明明暗暗,耳边细碎话音,可是拒绝感受。
 
原来以为只有懦夫才会选择逃避,却没想到一直像一只公牛一样无畏地往前冲,却撞的头破血流的自己,也会有逃避的一天。
 
来了的人走了,走了的人来了,诊脉的手换了一只又一只,太阳落了又升,升了又落,谁在说着话,“孩子”的字眼频频提及,她教了那么多年的弟弟脾气从来不是这样坏的,动不动就嚷嚷着诛别人的九族,这样不好。
 
允幼在自己的耳边哭着,低低的哽咽声,略高的啜泣声,我还没死呢,哭什么丧呢?
 
是了,有人死了,睡死了呢?
 
头好痛,记不起来了。
 
我快醒了,有人等我呢?
 
谁在等我?
 
是了,谁在等我呢?没有人。
 
不,有的,只是那个人是谁,我突然想不起来罢了。
 
别胡说了,要是有人等你,你怎么会想不起来呢?你撒谎了。
 
不,没有,有人等我的。他叫……
 
他叫……
 
看吧,你果然想不出来了。
 
不,他是很重要的人。
 
哈哈,很重要的人都想不起来,不相信不相信。
 
他叫……
 
他叫……
 
“赫尧。”短促的气音从干裂的唇飘逸出来,然后所有的知觉都回来了,所有的记忆,所有的痛苦,没有预兆的,一股脑子钻回脑袋。疼痛,尖叫,鲜血,长茧的手掌,滑落的手臂,赫尧……
 
“阿姐!”
 
张开双眼,立即进入眼帘地不是那个魁梧的儒将,而是一向注重仪容,却胡子拉碴,满眼血丝的弟弟。
 
她的弟弟啊,为什么,偏偏是你下的手呢?
 
她马上闭上了眼睛,眼泪从紧闭的眼角极快地流出,像是一条小河流,汩汩地流淌着,从不间断。
 
“阿,阿姐……”他有些惶恐,有些不知所措,“我,我不是故意的。我,我我,不知道,我不知道。”他语无伦次,双手在空中无力地挥舞着想要抓住什么东西,却无从下手。他是那样慌乱啊,竟然连一声“朕”都忘记了去自称。
 
她闭着眼睛,她不是恨他,不是怨他,她只是,不知道如何面对。
 
“阿姐……”他冲入她的怀里,隔着被子紧紧地抱住了她。这么些年,她从来没有胖过,就是隔着被子他都可以感觉得到她硌人的骨头。
 
她一路前行,一路失去,现在唯一剩下的,也只有一个弟弟了。难道,连这个,也要失去吗?
 
她睁开眼睛,看见他的后脑勺,斑斑点点的头皮屑满头皆是,他到底守了她几天几夜,竟连梳洗的时间都没有。
 
她睁大了双眼,她一直是个最出色的戏子,不到片刻,双眼便没有了流泪的痕迹。
 
“你做的很好。”她听到自己格外平静的声音,“赫尧是不羁的鹰,我们拿捏不了他,只能除掉。你做得很好。”
 
皇帝回过头来,不可置信地看着一脸平静的初晴,那样的平静,就像是素日里冷血冷情的阿姐,仿佛六天前的那一场撕心裂肺,只不过是自己意识不清醒的情况下做的一场迷梦。
 
“赫尧的尸体呢?”
 
“冻在冰窖里。”他恨不得将他挫骨扬灰,却不得不顾忌着他的阿姐。
 
“给我吧。”
 
“好。”
 
赫尧暴病身亡,西北军重新整划,她帮着皇帝镇压一场又一场的骚乱,凭着在赫尧身边五年看到的人事,偷到的情报,理出最清晰的一张关系图,该诛九族的诛九族,该除的除,该流放的流放的。
 
景和元年,血流了一整年,踏着满地的鲜血,她终于将她的弟弟宝座下的高台打造得固若金汤,她看着她的弟弟坐在最高的位置,听着山呼万岁,震彻耳际。
 
她却蓦然转身离开,坐在他的坟前,醉了一天一夜,最后还是林湛带人找到了她,将她背回长公主府。
 
那个时候,林湛说,沉溺于往事的人是没有未来的。
 
她苦笑,转头望着赫尧的墓碑,“我要未来做什么。”
 
她憧憬过未来,幼时憧憬和季白的未来,后来憧憬和赫尧的未来,可是人真的不能想太多,想的越多,和现实的落差就越大,失望,也就越大。
 
何必苦苦遥望未来呢,或许,在最美好的瞬间灰飞烟灭,也是一件难得一求的好事。
 
他的坟建在他们第一次相见的树林里,那天,他看到的自己有多完美,就有多虚假。
 
可是男人都傻,都愿意相信这世间真的有那般白璧无瑕的女子,并且坚信着自己能够得到她。可是到最终结局,又如何呢?
 
下一世,睁大双眼瞧着吧,莫要再走回头路了。
 
不值得。
 
林湛把火盆搬过来,点上火,火光温暖,她一把一把地将纸钱放进火盆,看着火光缭绕,将那金黄的纸币吞噬。
 
“赫尧,好好照顾我们的孩子。”
 
皇帝让太医三缄其口,可是那一日,那么多的鲜血,她只是一时不愿意去想,又哪里能傻多久呢?
 
她的手段,就是嘴巴再硬的人又怎能不开口?更何况,只是几个连皮肉之苦都没尝过的太医呢?
 
皇帝说他不知道,可是连她都不知道,他怎么知道呢?她甚至都没来得及为他的存在而欢欣一秒,就被告知永远的失去。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有侵权行为,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