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教家政妇》漫画完整版全集免费在线阅读~(无删减&无弹窗)全章节漫画

2022-11-23 12:05:48 来源:
韩漫免费全集完整版阅读=安全无修剪最新章节,正品VIP优质资源无弹窗无广告免费在线观看! 完结+番外+实时更新+无遮羞+高清+永久会员+(完整+无删减)全章节漫画!
 
 
 
【收藏此网页】下次进入时点击网址即可在线看漫。 热门漫画推荐:
《调教家政妇》 《健身教练》 《假戏成真》 《临时家教》 《勇者生涯结束之后》 《N.E.R.D秘密组织》 《甜蜜的逃亡》 《怪物学院》 《侍应生》 《我同学的取向》 《妖精男友》 《圈套》 《复合的躯体》

 

 

  他呆了一秒,冲出去。
 
那天晚上她吐完,整个人都很难受,还有沮丧。她是全班文化第一名,却不是体能最好的那个。何西南训她,从来不手软。
 
她第一次怀疑,自己的选择是不是错误的。就接到他的电话。
 
他永远都一副软软的样子“良玉姐,你在那边累不累。”
 
她记得很牢,没人问她累不累。所有人都以为她是铁打的,从小到大,什么困难都轻而易举的克服。
 
她似乎特别有主见,也不需要别人关心。
 
她是第一次觉得,接到他的电话也不赖。她很低的冲他,嗯了一声。
 
他就开始紧张兮兮。说的什么她不记得了。
 
黄昏的跑道,他步子埋的又稳又大。看起来有些一意孤行的味道。
 
摄影师轮着陪跑,她在起点看他与自己远,远,远,又近。
 
擦身而过,绕一个周。又回到她身边。
 
不是没关系的。是太有关系了。有关系到,宁良玉很不适应。
 
她27岁了,把结婚和未来,提上日程似乎不是那么难以启齿才对。
 
可是他才刚刚蹿红,还像孩子一样。她推一步,他动一下。达到目标,还伸手问她要奖励。
 
除了知道和她风花雪月,你侬我侬。他有没有想过和她以后?应该是想过的,他的以后,就是两个人一直这么爱下去。
 
好浪漫,又好虚无。
 
炒绯闻,对外宣称单身,就意味着现阶段他的工作连恋情都不允许有,何况是婚姻?
 
她连开口问一下绯闻,都觉得自己怎么会这么不懂事,自己怎么会问这种小女孩的问题?
 
她又想逼他一把,逼他拿出职业规划。转业少赚一些也可以,她可以一起存钱供房子,她愿意调出来,多陪他。
 
但起码他不要给她感觉。这么难以抉择。好像工作和她只能选一个一样。
 
可是他呢?他以为自己更年期,以为自己发疯。
 
也对,他这个年纪,这个职业前途,自己这个时候提这些,不是发疯是什么?
 
他又从身边过,呼呼喝喝的。这么看着都觉得赏心悦目。
 
她想自己耗不起了。也不愿意一直无望的等他。她把自己的人生规划的清楚又明白,该按部就班的走。他已经是那个很大很大的意外。五年的恋爱,完全超出她的预想。
 
不能再乱下去。
 
宁良玉很坚定。
 
掐表。“二十二分钟。及格。”
 
他滴着汗,喘气笑。脱掉负重装置。
 
听见不远处的欢呼。哗的一下,躺在跑道上。亮晶晶的眼只看她。
 
他冲她招手,她蹲下去。他的嗓音低沉“良玉姐,好想亲你啊。就现在。”
 
两家关系这么好,抬头不见低头见。他对自己的偏执,她多少明白。“休息一会,准备吃饭。”
 
她离开。
 
二十分钟,看他与自己距离拉扯的二十分钟。
 
想明白了两周都没明白的事。原来她这是,逼婚失败?
 
低笑。
 
我疼。
 
 
一字排开的机器,拉着镁光灯。靖宁和宁良玉在树下讨论晚上的‘剧情’
 
宁良玉眉头轻皱。
 
婧宁道“宁教官,晚上呢。有几个互动环节,你注意一下。尤其是苏勒和孙冉。你抽背一下上午发的部队纪律。孙冉要是背不出来,你就罚她。”
 
“罚她?”宁良玉看了眼手中划着重点的台本,更烦躁“罚什么?她不发脾气了?”
 
“不会的不会的,到时候苏勒会替她受罚,你就让苏勒出来唱首歌就好。”
 
宁良玉合上台本,看见六位明星朝操场走过来。苏乐樵打头,不知道臭牛逼什么的样子。
 
同时,何西南的车也开进操场。她听见声音,回身看。
 
何西南倒是配合,居然穿了军装。宁良玉上前敬礼。“首长好!”
 
何西南抬手拍拍她的肩膀,笑问“怎么样?”
 
宁良玉吐气,一副不怎么样的口气“首长真是为难我。”
 
何西南浅笑,想来早就知道。趁着导演还没走过来,道“才这点你就受不了?你也就是跟在我身边,不然够你喝一壶的。”
 
宁良玉没搭话。
 
场记喊了声“宁教官,准备!”
 
她转头对何西南道“首长今晚穿成这样,是要亲自露面?”
 
他指了指上方,不言而喻。“很明显,还嫌我们敷衍呢。我来亲自训一训。”
 
苏乐樵在心里默数到9的时候,他们两个就走过来了。只差一秒,他就决定冲上去了。要不是觉得最近和良玉姐关系实在太差,他才不管那么多呢。
 
宁良玉看着他一副很不满的表情,瞪着她。没多理,清清嗓子,道“介绍一下。何首长,全国搏击冠军,四个三等功,四个二等功。还曾经是……”
 
话没说完,被何西南接过来。他就是训兵出身的,如果宁良玉身上的气场像冰块一样自身散发出来。靠近的人都不好受,那何西南只要换过军装,背手一立,就是冰山。压的住当下所有环境。他在,你就哪里都逃不开。
 
宁良玉深有体会。
 
何西南沉声“听说,今天白天的时候。你们全都迟到了?”
 
宁良玉皱眉。
 
何西南又问“下午,只有一个人仅仅达到军队标准是嘛?”
 
他说话似乎带着一丝冷笑,苏乐樵大声回道“报告首长!我们全都是新兵,才来部队一天,我认为可以达标,已经不容易。”
 
何西南和苏乐樵对视上,苏乐樵扬着下巴,舌尖顶着腮帮子。毫不畏惧,还带着不服气和挑衅。
 
“是你达标的?”何西南问。
 
“是我!”他嘴角勾起一些,摄像师凑近了拍他的五官。
 
何西南伸手,却没看宁良玉,笃定道“他的成绩呢?”
 
宁良玉似乎是瞪了他一眼,把成绩记录给何西南。
 
何西南低头看一眼,眼里有丝笑意。“很好,50个引体向上。22分钟的负重五公里。”顿一顿,又道“是到了女兵的标准。”
 
“靠!”他忍不住爆粗口,眉毛扬起“你说什么?女兵标准?”
 
转头看宁良玉,不可置信。大声道“为什么拿女兵标准要求我?你也不信我可以?”
 
宁良玉舔了舔下唇,沉稳“我记错了。”
 
很明显,她怎么可能记错。何西南瞥嘴。活动着手腕“我了解了情况了。那今晚,我们就练些轻松的。”
 
苏乐樵怒火中烧,扬声“简单的?何首长也看不起人是吗?”也不好好站军姿了,手插进口袋里“既然何首长练我们也没意思,练个屁?别练了。”
 
宁良玉喝止他“苏乐樵!”
 
他依旧歪着嘴,很生气。却不敢离开,就这么看着她。
 
她咳了咳,咽下唾沫。再解释一次“首长,真的是我记错了。我训女兵习惯了。”
 
何西南转头看她,眸子深了些。一秒之后,开口。“既然是你记错了,那就罚你。”
 
“是!”
 
“不行!”
 
她简直头疼,看着大步跨过来的苏乐樵。先上前,拦住他。小声道“别闹了。”
 
苏乐樵不理她,大声“罚她什么?你有什么立场罚她?就因为你官大?”
 
何西南看被拦住的人,总算记起为什么觉得苏乐樵眼熟了。那天在酒吧外远远看过一眼。道“你们宁教官,现在是我手底下的人。档案都在我办公桌上,你说我能不能罚她?”
 
苏乐樵低头,冷声问她“你调职了?”
 
这几十台摄像机,根本不是谈这个的时候。
 
一旁的尤姐姐总算觉得,不能为了节目效果任由他们拍下去。上前开始和导演沟通,连江则不停示意苏乐樵冷静些。
 
苏乐樵那里冷静的下来,都要炸毛了。
 
一双眼就睁的圆圆的看着她。她为难,进退不得。只好又提醒“你别闹了。注意场合。”
 
“屁!”她不否认,就是承认了。苏乐樵化身成功。
 
推开她,上去就想打何西南。
 
他一拳打向何西南,引起现场的惊呼。
 
何西南退开一步,发现他不是一时冲动,反身还想打第二拳。他身后的宁良玉速度更快,抱住他的腰,把他向后扯了几步。他就这么逃开何西南的攻击范围。
 
然后是宁良玉很久不下的狠手,腿风狠狠一扫,苏乐樵摔在地上,她把他翻一面,脸压着地面,手别在身后,整个人牵制他。喝止“不许动!”
 
他使劲挣扎,低吼“他妈的,放开老子!”
 
像离开水之后砧板上的鱼。用尽蛮力,只想逃离。
 
宁良玉隐隐觉得压不住他,更下了狠劲。青筋毕露,声音哑了些“乐樵!”
 
他喘着气,脸着地。看四周慌乱的工作人员,还有那双不远处的皮鞋。居然有丝耻辱。不是因为宁良玉当众收拾他。
 
是因为他和人干架,宁良玉不仅不给他递板砖,还是第一个倒戈,不,第一个制伏他的人。
 
他爱了这么多年,好委屈。
 
脸上对沙砾的感受十分明显,他的手臂别的角度怪异又夸张,他都不在乎。只觉得心口疼。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有侵权行为,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