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羞羞漫画网站入口完整版漫画》【无弹窗&未删减】全文免费阅读~在线更新

2022-11-21 12:25:24 来源:
最近很多漫友问:《羞羞》漫画哪里可以看?带着大家的期盼网搜到一款无删减韩漫神器!详情如下:
 
 
 
《羞羞》~略带青涩的漫画,干净清新的画风。文章有详有略,内容生动具体与形象语言的描绘,使读者仿佛置身于梦境一般,剧情语言朴实而含义深刻及耐人寻味,情节更是精彩曲折及妙趣横生,令读者爱不释手~是广大读者心中的一本清新秀逸漫画著作!

 

 

  见吴宇清这么一说,高泊君就算涵养再高也不免想揍他一顿。但好在自己选择与之成为盟友,这么一想就顺心多了。点头道谢后便让再次央求吴宇清放了楚堂主,又恳请浅雪去布阵。他虽一直坚信天命之人,但自己这个师侄实在是太低调了,嗯,与她的夫君吴宇清想比简直算是没有什么存在感。
 
这会儿能见识到她一些手段自然非常乐意。只是其他还有些人却很不放心浅雪,生怕他在布阵时动手脚。全程紧跟着,也不知能否看出个所以然。浅雪倒是不介意,边布阵还边解说。那叫一个光明磊落,瞬间圈粉无数。但即便如此阵法建立好后还是有人特意上台去试了试,看这阵法有无作用或是有没其他猫腻。
 
再说那楚堂主恢复自由后便面露狰狞的暗自吩咐弟子将吴宇清刚才所言添油加醋的传与其他墨家弟子。本来吴宇清的手段毕竟只有少数几人见过,那些墨家弟子虽不是墨家最强精英但资质亦不差,热血更不比其他人少。刻意被篡改传诵后的“实话实说”变成了大言不惭的挑衅。瞬间激起了众怒,他们暗自下定决心一定要让吴宇清好看。
 
随着浅雪布好阵后吴宇清才算看清楚那【非命台】的全貌,只见村后一片空地上坐落着一个五米见方的黑色平台,看着平平无奇但吴宇清知道绝非那么简单。这点从莫言和浅雪的担忧与气愤,以及不少人看好戏的表情就可得知。果然,见吴宇清和七小只到场后只见那原本平平无奇的黑色台子缓缓上升。直至十米高才停下,而支撑这平台的却是一个成人拳头大小的方形柱子。仔细一看,那所谓的柱子居然是由一小块一小块的方块组成呢。
 
而升上去的平台也开始了它华丽的变身,原本的黑色平台变化成花形。确切的说是菊花形,每个小花瓣都清晰可见。以吴宇清对墨家这群人短暂接触便知他们定没安好心,所以那看似壮观漂亮的“墨菊”定暗藏玄机。
 
不待吴宇清有何异议,便听【明鬼堂】一黑衣男子出声道: “听说有人不知天高地厚想战我墨家群英,还大言不惭的说要将我等压在脚下求饶。既然如此,爷爷今天就好好教教你如何低调做人。”说完便率先等台。
 
对着这样的智障吴宇清连表情都懒得给一个,更何况是言语呢。运起逍遥游直接飞上台,随即以指代剑凝聚灵气,眨眼间那人的上衣便被划破成渔网状。见此情形那人一发狠,用力往脚下的一处“花瓣”踩下,只见漫天似牛毛般的针雨向吴宇清攻去。吴宇清早就知道这【非命台】暗藏玄机,是以在上台时便运起道家心法。只见他周身金色古字环绕,似一道屏障半将他保护在其中。
 
那人见一计不成正想再攻,却没想到吴宇清心神一动,那些牛毛般的针雨瞬间调转了方向朝他攻去。他知若被这针雨刺伤自己就会变成刺猬,便想跳下高台。吴宇清又岂会令他如意,一股灵气挡住了他的去路。就这样,台下之人本见剑雨一出纷纷高兴不已,但打脸来得太快就像龙卷风,这不,还未反应来便见【明鬼堂】那弟子傻愣愣的战在台上被扎成刺猬,随即华丽丽的倒下台去生死不明。
 
吴宇清被墨家这不要脸的手段惹出了真火, “本尊说过,若【兼爱堂】那智障少主肯上台,今日这对战便只是同辈只见的相互切磋,不管你等使用何种手段,本尊均会手下留情。但若那智障一直不肯上台,那你们如何对本尊,本尊亦毫不留情的还给你等,届时你们是生是死便只能听天由命了。”
 
话一说完除支持浅雪的那三堂外,其他四堂堂主虽面色难看却纷纷看向【兼爱堂】堂主,但那老家伙脸皮实在太厚了,以儿子受伤为由拒不让上场。【明鬼堂】少主本就看浅雪不顺眼,此时吴宇清越出色她越是妒忌生气。骂完一句“真没用”后便继续指使其他弟子上台挑战。在她看来,就算一个人再厉害,但双拳难敌四手,这种车轮战耗下去定能将那人大败。
 
第二人仍旧没逃脱被扔下台的命运,但这次他不是被扎成刺猬,而是被自己弄出的毒粉给毒得全身发黑。浅雪和莫言见这些人手段卑鄙歹毒,面色越来越冷峻。而【天志堂】堂主此时更是羞得面色通红的一言不发,想降低自己的存在感。太丢人了,实在是太丢人了。这么低劣的手段都用上了还没胜算。自己之前想探吴宇清的底简直是太可笑了。这下好了,别人的底牌没看到,自家的丑事全暴露了。
 
第三人仍旧是【明鬼堂】弟子,最终以被自己兵器所伤而跌落台下,同样生死不明。第四人是【非命堂】弟子,其人力大无穷,擅长近身肉搏。吴宇清给他机会,放慢脚步与之对抗,不料却被吴宇清拳拳到肉的揍得面目前非。第五人是【尚贤堂】弟子,擅长使用幻术,但均被吴宇清轻易破解。反之,吴宇清一出手那人便被困在幻境之中神志不清。之后凡是上台后心存歹念之人,均被吴宇清以同样的手段揍得生活不能自理。
 
没想到在同一境界内还会被吴宇清惨虐,这一现象令墨家众堂堂主急的如热锅上的蚂蚁,天时地利人和均在自己这一方,却还是被人揍得无还手之力。这事若传言出去了,那墨家更无法在这神魔界立足。于是几位堂主强自要求【兼爱堂】堂主让他儿子出战,即使是抬也得抬出来。那【兼爱堂】少主本就没受什么伤,只是被吴宇清的手段给吓到了便借机装晕。但此时不出战是不可能的了,只能祈求上苍让那煞星手下留情饶自己一命。
 
吴宇清似笑非笑的看着战战兢兢站在自己对面的智障,一抬手一道古字打入他体内。“现在可以说话了,不过记好了,可别再说废话,不然这辈子都别想开口了。”
 
“你到底想怎样?”那人有些害怕的后退了一步,却强装镇定的问道。
 
“不想怎样,只是想听你哭爹喊娘的求饶。不然你以为本尊会这么好心的替你解开禁制。”吴宇清很是玩味的说道。
 
那人一发狠,同时发动【非命台】中所有机关暗器。一时之间吴宇清脚下的“花瓣”全没了,反之只见漫天各种暗器毒气都朝他涌来。而那【兼爱堂】少主却被“花瓣”包围着变成了花蕾。即使是面对这样的惊变吴宇清也都云淡风轻一一应对,虽然修为被压制,使不出【三清神术】。但道家其他术法却是了然于心,只听他淡淡的开口道:“北冥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化而为鸟,其名为鹏。鹏之背,不知其几千里也;怒而飞,其翼若垂天之云。”
 
随即周围所有的灵气均朝吴宇清涌来,只见他一挥手,那铺天盖地的灵气冲向“花蕾”。轰然一声,整个【非命台】便成了渣渣四散开来。而那“花蕾”中的智障少主,此时血肉模糊的躺在他父亲的脚边。
 
楚堂主先是一愣,他没想到在“墨菊”的终极形态的保护下,自己的儿子还是被伤成这样。随即怒吼道:“你,你,有种,居然敢伤我孩儿。我,我要杀了你……”
 
“本尊自然有种,老匹夫这【非命台】虽被毁了,但我爱妻布下的阵法还在,你若想报仇,尽管过来,本尊同样自是揍你一顿定会手下留情饶你不死。”莫言被自己徒婿这时还不忘秀恩爱给惊着了,随后感叹自己若有这份能耐,想来自己的爱妻邀月也不会生自己气了。
 
而那【明鬼堂】少主却是直愣愣的看着那风姿卓绝的男子有些呆了,这样的男子不该是自己才可拥有的吗?(又一智障诞生,不过没关系,后续看女主如何虐她)作为女儿奴的【明鬼堂】堂主自然没错过女儿的神情,皱了皱眉后又似是想到什么眼角藏不住的笑意。浅雪此时还不知道这对父女正在打她夫君的主意。
 
再说那【兼爱堂】堂主也不是傻子(嗯,是智障),眼神几次闪烁之后却是不敢上前。随即说道:“哼,就算你赢了我等又如何,我们不过是墨家外门弟子。你若有种,随我入墨家【非宫】闯我墨家禁地与我墨家真正的天骄一绝生死,可敢?”
 
其他几位堂主见这楚老头居然连墨家机密都说了出来,不由有些不喜。但话已说出也不好反悔,更何况,眼下这情形,若真被这煞星如此轻而易举的走掉,那墨家的颜面真就荡然无存了。且既然已经有钜子的消息,那么迟早需要面对墨家内门的。所以此时提议入墨家禁地到不失为一找回面子的良策,只是届时他们这些墨家外门弟子在内门弟子面前就有些丢人了。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有侵权行为,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