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寄宿日记漫画画免费读漫画下拉式土豪漫画148〉下拉式韩漫--#全集在线(观看)

2022-11-18 11:59:32 来源:
▲秋蝉韩漫《寄宿日记漫画画免费读漫画下拉式土豪漫画148》完整版已有优先观看正版无删减全文!人气新番书籍,无修剪,不弹窗《寄宿日记漫画画免费读漫画下拉式土豪漫画148》全彩连载完结韩漫。更新最快漫画更完整齐全。排行前十的韩漫推荐抢先免费看正版内容!
推荐一个可以看韩国漫画《寄宿日记漫画画免费读漫画下拉式土豪漫画148》的网站,全网韩国漫画在线观看,这个网站所有人都可以免费注册的,无需下载app即可在线阅读
 
快速通道❶:
 
 
,梦幻速食店,行走费洛蒙,人夫大解放,社团学姐,女神收藏清单,弟妹诊撩室,海滩女神,霸道主管要我IN,大学棒棒糖,纯情女攻略计划,小裤裤笔记,小库库笔记,还有空房吗?,医美奇鸡,恋爱大富翁,惊奇打工仔,女神写真,寄宿日记,教授,你还等什么,室友招募中,渴望_爱火难酎耐,深夜噪音,幸福外送员,偷吃外送员,我们的特殊关系,完美新伴侣,与岳母同 屋,入伍倒数中,超市的漂亮姐姐,湿身游泳课,撞球甜心,交换游戏,坏老师,亲家四姐妹,御姐的实战教学,享乐补习街,妹妹的义务

 

 

  拼命冲过去推开门后,看到宋连城手里端着瓷碗正准备往嘴里送去,白洛站在一旁低眉顺眼,一片安然平静的景象。
 
还好,不迟,赵月七不顾两人惊异的眼神冲过去把宋连城手中的祛暑汤全部倒到旁边的花盆里,拍拍手就准备走掉。
 
宋连城愣了一下,明若朗星的双眼闪过一丝讶异,瞬间染上一层薄怒,一拍桌子站了起来:
 
“大胆!赵月七,本宫面前竟敢如此放肆,可知该当何罪!三番两次在本宫面前挑衅,来人啊……”
 
赵月七看他要喊侍卫,立刻转身捂住了他的嘴巴,等宋连城平静下来才把手拿开。
 
宋连城整个身体都僵了,这女子到底有没有一点廉耻,竟将双手覆于男子唇上,身子也几乎贴在了自己身上。
 
一股清新气息扑面而来,温润如玉的指尖萦绕着一种奇特的味道,似乎是药香。宋连城大步向后一退,用袖子向嘴上拂去,似乎十分嫌弃。
 
赵月七白了他一眼,说道:“我呢,也跟你没什么仇怨,你要不开心,要杀要剐随你的便。不过话说在前头,那碗祛暑汤有问题,我是为你好。好了,那既然没什么事我就走了。” 说着就准备离开。
 
“可是,赵月七,”宋连城一愣,伸手想拦住她,“这是我喝的第二碗了。”说着,一歪头倒了下去。
 
赵月七连忙上前接住他,奈何身躯太高大和自己不成比例,勉勉强强做一个缓冲,两人一起倒在地上。
 
第二次了,已经是第二次和这个蠢货一起倒在地上了,赵月七愤愤的想,本来还以为事情已经完美解决了,早该想到这家伙这么白痴的。
 
这时一直在旁边冷眼旁观两人的白洛轻笑一声,冷冷说道:“好一出美救英雄的大戏,我真想多看几眼。赵月七我本来看你人不错不想殃及你的,可是你看到不该看的东西,想要救不该救的人,就不要怪我心狠手辣了。”
 
说着从袖口里抽出一把短剑,直直向赵月七刺来。
 
赵月七赶紧一推宋连城,敏捷往旁边滚去躲过一击,慌忙爬起,白洛已跃至她身前,刀刀向着要害刺去。
 
赵月七慌忙左闪右躲,几个动作间还差点踩到躺在地上的宋连城。
 
这白洛平日看起来柔柔弱弱,没想到一身好武术,手中的剑锋利异常,配在她手中如虎添翼,阴魂不散般纠葛在她身边。
 
赵月七哪里习过武艺,几个闪躲只是勉强保命,身上早已经被刀锋划了好几道口子,鲜血沿着手臂大腿流下来,动作越来越迟缓,没有招架的余力。
 
但仍是边不断扔着各种东西边哇哇乱叫,祈求门口的陆仁和陆乙听到异动前来救援。
 
白洛何等精明,立刻察觉了赵月七的意图,眼中露出了杀色,准备一剑封喉。
 
杀意既起,赵月七又完全不是她的对手,两下就把她用手臂锁住,刀锋一闪,刀尖就向脖颈刺去。
 
手臂突然一个刺痛,赵月七死死咬住白洛的手臂,白洛嘴角一丝冷笑,太天真了,手上的刀锋继续深入已刺破肌肤。
 
冰凉的刀尖,有一丝刺痛又有一些寒冷,赵月七紧闭双眼,感受着刀尖的刺入,时间好似静止了,脖颈麻木的感受不到疼痛。
 
“咣”的一声,赵月七慌忙挣开双眼,转过头去,白洛睁大双眼直直地倒下,眼里写满不甘,胸口已被一把剑刺穿。
 
温秉文仍旧是一身黑衣,站在身后,冷冷地把剑抽回来,看着倒下的白洛,眼底没有一点波动。
 
赵月七惊得说不出话,也不知他是何时进入的,还来太子宫内,这是真的不想活了吗。
 
陆仁陆乙突然推开门冲了进来,赵月七正想解释,两人却齐齐跪下,行礼道:“见过温将军!”
 
温秉文略一点头,吩咐他们把倒在地上的白洛拖走,没有自己的指令不用进来。
 
然后双手架住宋连城,抱在怀中,又腾出一只手探了一下呼吸,搁在额头上试温,确认没有问题后大步走向床榻,轻轻将昏睡中的宋连城放在床上,掖好被角。
 
做好之后,目光转向正目瞪口呆尴尬得不知道该做什么的赵月七,似有疑问。
 
赵月七歪着头看了他一会儿,突然醒悟这是嫌弃她为何还在这里了,便知趣的说:“温将军?那既然没什么事奴婢就告退了。”
 
温秉文淡淡扫着宋连城的脸,看着他均匀呼吸而起伏的身体,背对着赵月七说:“太子多半是被那女子下了迷药,睡会儿应该无碍。
 
如今你拖延那女子有功,身上也受了不少伤,便赶紧退下疗伤,我会向圣上禀告此事,赏赐少不了你的。”
 
我又不是站在这里邀功的,赵月七默默腹诽着,只是情况迭出,没反应过来罢了。
 
侧眸瞅见温秉文手上的绷带已经被重新包扎过了,也不知如今情况如何。便是心直口快的直接问出:“将军你的伤势如好些了吗?”
 
温秉文闻言一愣,低头扫了一眼自己的伤口,有些不自在地说:
 
“嗯。被御医重新看过,无甚大碍了。昨夜多谢你了,以后晚上不要鬼鬼祟祟的了,免得被御林军给抓住。退下吧。”
 
赵月七吐吐舌头应了一声,便退下了。
 
在太医院做闲事忙碌了两日,身上的小伤好得差不多了,在给各个宫里送药、看病时也知晓不少新鲜事。
 
先说这白洛,从太子宫回来后就发现白洛屋中已被御林军详详细细里里外外搜查了一番,有价值的东西全被搜走,她的身世也明了了。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有侵权行为,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