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小说《善良的妻子》最新章节-完整版在线免费阅读

2022-11-16 12:35:05 来源:
【11月主编力推】小说[最新原创]《善良的妻子》完整版在线免费阅读;
免费观看[今日精品免费分享] 全文【无删减】在线阅读txt下载,PFD全章节品质小说!
【高清版+番外】【推文+百度云+加贴网盘+限时免费】
最新章节_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txt电子书免费下载,全章节小说。
点击下方即可获得
【打开手机微信扫描二维码,回复小说书名/主角】
【因保护网站和资源,本书精彩片段只能放其他文章、原文点击上方链接打开即可】

 

 

  给他反驳的机会。“昕昕,你吃饭了吗?先进来吃一点,等庚子取了水来,你再过去。”
 
“可是……”任恺昕偷偷望着邢质庚离去时僵硬的背。
 
卓然把她把屋里一拉,旋即关上后门,边走边说:“没什么可是。秦小贤那人生病特能折腾,等一会吃了药,他还有更奇特的招式呢!昕昕,我跟你说,你要做好持久战的准备。”
 
卓然走进厨房,给她盛了一碗汤。“先暖暖身子。”
 
“卓然……我……”
 
这一年里,任恺昕一直把卓然当成情敌,事实上正是因为她的存在,她和秦贤的感情一直都没有实质性的进展。她对卓然以礼相待,却是抱有另一种目的,为了不让自己看起来善妒而胡搅蛮缠,心里难受却假装坚强。
 
可卓然待她不同,她坦坦荡荡地表达对秦贤的关心,在他需要的时候施以援手,在她有需要的时候亦是直言不讳。她用最光明正大的方式来撇清她与秦贤之间存在的一切可能,因为他们是亲人。
 
若是没有秦贤的帮助,她只会是一个躲在角落里连老鼠都不如的自闭儿。她把秦贤当成是最亲的亲人,没有父母疼爱的她,正是有了秦贤如影相随的陪伴而最终走出自闭的阴霾。
 
“有什么需要随时给我打电话。”卓然拍拍她的肩膀,调皮地吐了吐舌头,低头说道:“以前方阿姨可怕秦贤生病了,一生病她就觉得快要崩溃。有一回,给他备了水和药,让他自生自灭。结果……你猜怎么着?”
 
“他还是活过来了?”任恺昕觉得秦贤就是一祸害,祸害总能遗千年。
 
卓然眨了眨眼睛,狡黠地一笑,“错了,他给自己熬粥,结果锅熬干了,差点没把厨房烧起来。他却还在房间里睡得流口水。”
 
任恺昕听得一愣一愣地,生活自理能力超强的秦贤怎么可能干出这么丢人的事情呢?
 
“你可看好他了,谁知道他又会干出什么奇特的事情来。不过也没关系,他生病的机率很低。”卓然挂着明媚的笑容,朝不远处的邢子尘挥了挥手。“小卷卷小朋友,你干爹病了,你要充当跑腿的,给你干爹端茶倒水,不可以偷懒。”
 
邢子尘挠了挠头,梳理整齐的卷发稍显凌乱,“干爹给红包吗?”
 
“干妈给。”卓然很不客气地跟任恺昕要红包,“干妈给的红包肯定比干爹多。”
 
任恺昕又是一愣。结婚之后,邢子尘一直都是喊她阿姨,感觉上她和秦贤不是一体的,亲疏有别,让她非常的不满。可是现在,“干妈”这个词从卓然口中说出来,着实让她无地自容。
 
她在乎的,并不一定是别人执着的。他们都能亲昵而不介蒂的相处,为什么她还要一再地提醒秦贤,他曾经付出的,曾经痛苦的,曾经爱而不得的。
 
她是多么的愚蠢!那些蹩脚的小伎俩,分明就是在帮助他忆起曾经。
 
“干妈,干妈,我要红包。”邢子尘冲上去抱住任恺昕的大腿直摇晃,特亲昵地撒娇。
 
任恺昕回过神来,“红包可以有,但要看你的表现。”
 
“干妈,我会暖床!”
 
卓然的脸色立刻大变,“邢子尘,你又蹲墙根偷听。”
 
“妈咪,我没有蹲墙根,我只是站在门口而已。”邢子尘很委屈地躲在任恺昕身后,“干妈,我真的会暖床!”
 
任恺昕忍俊不禁,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三个人闹成一团,等到邢质庚拧着一箱秦贤指定牌子的纯净水走进屋,他们还谈笑风声,笑容满面。
 
任恺昕接了水,道了声谢便急忙从后门回家照顾那个长不大的秦小贤。
 
“媳妇,你跟她说了什么?”邢质庚不解地问。
 
卓然一阵窃笑,神秘兮兮地说:“我跟她说,秦小贤生病是很可怕的事情,照顾不全可是会出人命的。所以……我想吧,她暂时不会离开。”
 
邢质庚宠溺地刮了一下她的鼻头,“就你调皮。”
 
“我欠秦小贤太多,不能把他心爱的老婆也气走了,那他多可怜啊。明明宠人家都宠上天了,还不肯松口,哪有这么当人老公的,太不像话了。”卓然很不满地搂住男人的腰,“老公,你也不许生闷气。”
 
“好。”邢质庚低头含住她娇嫩的耳垂,引得她一阵轻颤,“我们再要个孩子,我保证不生气。”
 
“做梦。”卓然一个大脚踩在他的脚背上,“我不生,坚持不再生了……”
 
*
 
喝过水,吃过药,秦贤果然消停了一阵。可是将近40度的高温却没有降下来的趋势,急得任恺昕团团转,拧着sh毛巾在他额头上轻轻擦拭。
 
“不要。”秦贤一把抢过她手中的毛巾丢在地上,顺势把她往怀里带。
 
灼热的体温烫得她直想躲开,手掌抵在他的胸口处,能清楚地感受到他强而有力的心跳声。
 
“老婆,要抱抱,不抱抱不睡觉。”秦贤又一次提出非份的要求。
 
任恺昕就势将他推倒,“不睡觉不给抱。”
 
“不抱就不睡。睡了怎么能知道抱没抱到?”
 
任恺昕语塞,只能躺倒任由他尽情搂抱。
 
可是刚得逞的某人又开始得寸进尺,环在她腰间的手不规矩地往上移,拉高她身上的长毛衣,“老婆,降体温要脱光才有效。”
 
“这是哪来的歪理?”任恺昕不乐意了,一个病人还能有这种非份之想,可见病得并不太厉害。
 
“武侠片都这么演,然后就能合体了。”秦贤眨着呆愣的眸子继续装傻。
 
“去你的!”任恺昕很不客气地伸出脚把他踹下床去。
 
接下来的几天,秦贤仍是施展他装傻充愣的高超手段,虽然烧是退了,但他总喊着喉咙不舒服,胃不舒服,鼻子不通气,各种毛病都摆上台面,逼得任恺昕不得不使出杀手锏,把他关在安全的卧室里,再把邢子尘扔进去,这样就万无一失。
 
于是,过年的七天假就在秦贤乐此不疲的卖萌与耍赖中渡过,他不想因为逼得主紧而再次把她逼走,他愿意给她时间好好平复心情。
 
他会宠她到老,不在乎天有多长地有多久。只要把她留在身边,他就有机会。唐潜之什么的,就让他一边呆着去。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有侵权行为,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