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的彩虹乐团挑战贝多芬马拉松”

2020-12-31 09:43:04 来源:解放日报

“沪上颜值最高、最会玩的交响乐团。距离成为百年名团还有90年。”这是彩虹室内乐团的微博简介。“彩虹室内乐团?是张士超拿走钥匙那个团吗?”至今还有很多人把他们与金承志的彩虹室内合唱团搞混,的确有点“心酸”。十年前,两个团体共同诞生于上海音乐学院,后来合唱团因为“神曲”《张士超你到底把我家钥匙放在哪里了》爆火,乐团却迟迟未“出圈”。

目前,彩虹室内乐团成员平均年龄25岁,有学生、银行职员、飞机维修师等,每周只能挤出一天时间排练。但他们最近却干出一件大事——用三场音乐会演完贝多芬九部交响曲。12月26日、12月27日、1月3日,他们在上海交响乐团音乐厅带来一场贝多芬马拉松。短期内密集上演、每场演三部交响曲、耗时两个半小时,如此高难度的事,在国内外一流职业乐团中也属罕见。

这是彩虹室内乐团“蓄谋已久”的隆重登场,也是一群年轻人的倔强。

比起安全,宁愿危险而有趣

“停。圆号别站那儿了,试试一边吹一边往前走过去。”第一场走台时,彩虹室内乐团艺术总监、首席指挥薛源对站在二楼走廊的圆号手说。

圆号手有些不情愿。如果边走边吹,他就没法看指挥,气息也不会那么稳定,但他拗不过薛源的坚持,只得重新尝试了一遍。

“这是贝三‘英雄交响曲’的末乐章,这段圆号露骨地描写了拿破仑的加冕。我让圆号走过去,前后两位侍从举着灯,看上去有点荒诞。但当年拿破仑的加冕,在贝多芬心中也同样荒诞。”薛源解释。

成立彩虹室内乐团的时候,薛源还是上海音乐学院大三的学生。创始成员只有十几位,如今已壮大到近百位,从室内乐团扩充成一支交响乐团。2017年从维也纳音乐与表演艺术大学毕业归国后,薛源就立志要带领乐团挑战贝多芬九部交响曲。

比起贝多芬,演动漫、电影音乐更有市场,更容易养活乐团,可彩虹室内乐团更希望挑战自己,演喜欢的曲目。刚起步时,乐团连音乐厅租金也得众筹。如今,乐团积攒起商演票房,用来租下一次演出的音乐厅,如此循环,让乐团在生存下去的同时能坚持梦想。

经过两年筹备,乐团终于把贝多芬九部交响曲一部一部啃下来了。

今年是贝多芬诞辰250周年,全世界都在纪念这位乐圣,为什么要听一支业余的交响乐团演他的作品?薛源说:“我们这个乐团的气质和贝多芬有点相似,都很‘敢’——敢拉、敢吹、敢放。”在排练场上,薛源不止一次强调“亮点”,他不怕出错,甚至“为了一个亮点,愿意容忍三个瑕疵”。就比如“英雄交响曲”末尾的圆号独奏,他愿意牺牲听觉上的完美,增加视觉上的冲击。

“亮点是伴随风险的,职业交响乐团可能会因为种种原因不愿冒险。但我们不同,我们不怕‘死’,宁愿危险而有趣。”薛源说。

35岁退休,让乐团永远年轻

12月26日的第一场,演到晚上10时,第二天早上10时又要走台,准备下午3时的第二场演出。在不到24小时内演完贝多芬的六部交响乐,简直是挑战身体的极限。

两年前,一位乐团成员就开始为音乐会设计海报。第一场音乐会的海报,模仿名画《跨越阿尔卑斯山圣伯纳隘道的拿破仑》,只是马背上的拿破仑变成了贝多芬。第二张海报模仿米开朗基罗的壁画《创世纪》。第三张海报则是后期的贝多芬,一尊塑像,半人半神。

三场音乐会按顺序演绎贝多芬的九部交响曲,让观众听见贝多芬的变化。从贝一到贝三,时长增加、编制扩充,这一变化也被呈现在舞台上。贝五和贝六、贝七和贝八联系紧密,即使音乐会超出时长,薛源也不愿将其拆分。“贝七用上了贝多芬常年积累的各种有效套路,可以完全将观众征服。可是贝八完全反套路,所有的细节和棱角都被打磨得更加笨拙。也许正因为这种自我否定,最终才有了贝九的诞生,达到交响乐艺术的新高度。贝多芬永远在毁灭自己、突破自己,他永远在解决前一部作品没有解决的问题。”演出完第二天,薛源把现场录音扔进乐团微信群里,成员们纷纷表示“不敢听”,“有一种考完试不敢对答案的感觉”。有人把录音发给专业人士收集反馈,并在群里讨论着每一处进步和不足。

彩虹成立时曾定下一个规矩,35岁以上的团员必须退休。32岁的薛源,把这场贝多芬马拉松当成他作为指挥在乐团的谢幕演出。明年,将有一位更年轻的常任指挥走上舞台。

幸运的是,十年过去了,彩虹还在,彩虹依然年轻。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有侵权行为,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